亲历刘文西来吴堡采风写生
恢复窄屏
出处:吴堡县政府网

    陕北吴堡,是新中国文坛巨匠柳青的故里,也是农民歌手,《赶牲灵》作者张天恩的故乡。金秋十月,人民画家,中国人物画大师,以画主席和陕北人物见长,第五套人民币毛主席头像作者,81岁高龄的刘文西,率黄土画派艺术家来这里采风写生。这是10月15日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后,他组织黄土画派陕北采风的第二站。我作为一名基层警营的业余书画爱好者,听到消息后很是兴奋,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。

 

    10月25日下午,刘文西一行20多人驱车来吴,匆匆午饭后,到黄河对面的山西柳林军渡村附近山上的观景台眺望吴堡县城写生。我和县书协的几位同志先到等待。不一会采风团在县上领导和文化、宣传部门陪同下也来了,刘文西被搀扶着下车行走,他,一个身高只有1.5米的瘦弱老人,面容慈祥,目光睿智,还是那身多年不变的“土”装束,灰白服装,老款灰色帽子,灰色的运动鞋,上衣色更淡些,帽是纱网的。他和周围人打招呼后,取出小数码相机拍照搜集素材,然后被扶坐在有棉垫的小折椅上开始画景物速写。

 

    我凑上前去,急迫地想看大师怎么画速写。记得多年前,在西安钟鼓楼广场的赈灾义卖活动现场,我目睹他画四尺斗方的山丹丹花,还写书法作品,今天有幸看他画速写了。写生本是专印的,有A4纸宽的方本,封面印有“黄土画派第24次陕北采风写生团富县、吴堡、绥德、子洲采风”字样和图案。为稳固本子,在右上角夹一个小纸夹。笔是下水粗一点的中性笔,见他左手拿本,右手执笔,用顿挫阻塞的笔触画了起来,画时一丝不苟,手也不抖如常人,线条凝重沉稳,一会功夫,远处复杂的景物便被很美观地组织到画面上。他看一眼画几笔,画一会还把本移远点看一下整体效果,再继续画。执本时间长了,工作人员在本的右下角帮扶一下,全部完成后,认真地在边角处写上地点、姓名和时间。画好了一幅山居,又转个角度画黄河大桥和岸景,画时有一位画家过来让看他画的如何,刘文西看后说:“好着啦”。当时晴天艳阳,又在高山顶上,光线很强,工作人员打起了伞。我开始以为是怕晒,但第二天在川口村画时,高明生画家说,阳光照射速写本白纸折射后会眩眼。第三天在古城写生时,刘文西因一时找不来椅子耽误时间,向工作人员发火,有人撑伞,他厌烦地说:打什么伞,我不怕太阳晒,太阳像毛主席的光辉,照了有好处。这就更让我明白,他是不怕太阳晒,不怕吃苦的。

 

    在山顶画了二幅,又起来拍照取景。他向人们说若太阳落山,光线不好,远景就不亮了,留影拍照要抓紧。我转了一圈看其他画家画,省美协的刘奇伟老师画了速写又画油画小品,我和他打了招呼,因以前在西安一老年大学学书画时他来上课。还有蔡嘉励老师,老家绥德,我在省美术馆看过他的个人画展,见他还会用左手画,也还用毛笔画速写,聊了几句。他一头白发,风趣幽默,一副老顽童的样子。天色渐晚,刘文西已画了两张,想必老人很累了,不会再画了,我们便先返回了。谁知他们在返回时堵车,刘文西又就地画了一张,哎,实在是勤奋啊!

 

    26日星期天,采风团吃早点后,走沿黄河公路去岔上镇川口村毛泽东东渡黄河纪念地,刘文西一路走走停停,见到好景不是车上拍,就是下车照。在黄河大同碛(对面是山西临县碛口古镇)稍作停留后到达川口东渡纪念地,先拍片和留影,然后又坐下画了起来。我今天特意拿了小摄像机记录。有人提“意见”说镜头里老有你,都成贴身警卫了。是啊!我这个便衣警察顺便也能保护这位“全国有突出贡献专家”。刘文西把主席东渡纪念碑和黄河两岸景物组织成一张画面,边画边吩咐其他画家都要画。他见有画家在纪念碑前留影戴墨镜,说:把黑眼镜卸了。我想他是出于对纪念地的尊重。之后,刘文西去岔上镇岔上村画速写,其他画家去黄河上坐船体验。在岔上村刘文西见俩小女孩凑上看,待画完后拉着小朋友的手,并问她们年龄。在迟吃了午饭后,又折返宋家川镇张家墕村张天恩故居。当地村民敲锣打鼓,鞭炮齐鸣欢迎采风团,在故居前,艺术家观看了陕北秧歌,又参观陈列。随后上山到同源堂民俗文化馆,刘文西又画了两幅速写,有画家想吃饭,文西老人风趣地说,不画别想吃饭。上灯后,艺术家又在室内进行书画创作。晚饭又晚了,但当地歌手唱民歌,艺术家唱京剧,记者唱酒曲,使张天恩故乡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

 

    27日第三天,先到被誉为“中国第一石头城”的千年古城。路上刘文西还是不停取景拍照,在能看到古城全景的地方停下画了一张,走了一段又接连画二幅,到了古城北门又坐下画,并让画家们自由写生,注意安全,定时集中。古城他较熟悉,来过几次,县上还保留他1964年拍的古城照片。他进古城后,上坡到窑顶,在高处画下面四合院,此时有工作人员在远处说话,他说影响画,下次组织时再不能这样。

 

    此时已到午饭时,工作人员泡了方便面等他吃饭。我也和工作人员说妥等他吃饭时让看我的二本画册,还有我过去临摹他的人物肖像画,及我据照片画的他的像,让指点一下。可他画好后不吃饭,又下去拍照,然后到南门处又要画,因没把椅子及时拿来,他直埋怨工作人员,他认为时间宝贵,出来就是要抓紧画。他勉强坐了别人的折叠凳,由于地势倾斜,司机便用腿顶着他的背,以防后倒。画完后,又就地接受榆林电视台的短暂采访,就习总书记文艺座谈会说到的“高原”与“高峰”,及当地艺术家发展方向两个问题作答。他虽然很疲惫了,但思维清晰,谈吐缜密。他认为艺术家要终身勤奋,要深入生活,扎根群众中,为人民创作,力争达到艺术高峰。本地艺术家要熟悉当地人文,立足本土,人的精力有限,不能浮躁迷失。采访结束又上车前往几十里外的张家山寺沟村柳青故里。我不知道他车上吃点东西没,如没有垫一点,那他是没吃午饭的。我也因他没吃那碗方便面,失去了指点的机会。路上依然走走停停如故,到柳青故居后参观照片陈列,题写了二幅“柳青故居”,让使用一幅给乡上留一幅。再到镇上参观柳青文学馆,馆名是他以前题写的。当看到文学馆有不少珍贵资料后,非常高兴,欣然写了“积墨藏宝”四字,还为当地农民的手工挂面加工产业题了“张家山空心手工挂面”。待吃饭时天已大黑,真是废寝忘食。

 

    我等人饭后先返回县城了,虽事先听说县上要邀请采风团召开关于古城保护等内容的座谈会,但一想,这么累了,这么晚了,这么大年龄的人了,今天是绝对不会有活动了。但我又想错了,会议就是当晚召开的,开完会有23点钟了。28日一早,艺术家们要离吴了,我得知消息忙去三星宾馆门口送行,刘文西和我们握手告别。我也向送给他们画册的高民生、蔡嘉励老师告别,刘奇伟老师已上车未见到。车队缓缓驶离,我挥手目送这些深入基层的“黄土”画家们。

 

    我算是刘文西的“粉丝”,也收有他一些画册资料。过去只以为他长期深入黄土大地,是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忠诚践行者,是大师级人物,是勤奋用功的,但万万没想到他现在这么大成就了,这么大年龄了,还能这么“拼命三郎”式的用功,实在令人感动。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:小伙伴们,他每天画几张速写,如此勤奋,我们有愧啊!刘文西来吴堡两天半,画了十三幅速写,数幅书画作品,还有接受采访,出席活动等,他除了早点,没有一顿饭是按时吃的,对这样的“大家”,我们没有理由不崇拜。(吴堡县公安局纪检书记 宋如平)

分享